你骗了我这么多次,骗你一回怎么了?

导语:在这相似的深夜里,你是否一样,也在静静追悔感伤。

近日,由刘若英执导、张一白监制,周冬雨、井柏然、田壮壮领衔主演的爱情电影《后来的我们》退票风波掀起一阵争论热浪。该片上映4天累计票房达9.25亿元,档期内票房占比高达68%,其票房和排片占比连续4天都稳居五一档第一位,并收获五一档票房冠军。

可观的票房却深陷“退票风波”的舆论漩涡中,最重要的是,事件发生至今,相关各参与各方并没有给出合理的解释。为什么这起“退票”事件,变得如此沸沸扬扬?

后来,我们终于学会了如何“骗人”

实际上,本次退票风波的传出始于院线方。影片上映前,就有多位影院相关人员对《后来的我们》退票比例提出疑问,认为这部电影退票张数过多,不同寻常。随后,票务平台猫眼、淘票票、时光网等也得出统计,证实确有大范围退票现象出现且退票比例均高于往常。

以前,在新影片预售期,片方会自行购买票房注水,使票房虚高,让观众因为好奇心走进影院。其实,票房虚假本不是什么新鲜事情,这种操作手法历来就存在,仿佛已被行业默许。纵向对比来看,刘若英执导处女作《后来的我们》在所有“虚票”事件中并不算突出。

图片来自:首席文娱观

仔细回看这些“造假”事件,可见这并不是简单的蒙骗票房而已,这似乎已成影视行业发展的“潜规则”,所有影视传播的参与者为了利益,那真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各个影片都有自己利益分配机制“票房”不过是这其中的重要一环而已,但对于见惯造假大场面的中国电影市场,这一次被《后来的我们》惊到,在于“互联网玩法”如此娴熟。

曾经爱过却要分手,为何相爱不能相守?

与以往的票房造假不同,《后来的我们》退票事件完全变了性质,被欺骗的对象从观众变成了观众+院线。这就能理解来自院线的怨念了,辛辛苦苦地把上座低的电影场挤了出去,提高了排片率,结果遭遇如此大规模的退票,这才发现自己被玩了,开撕就是避免不了的事。

因此,一直被默许为最大受益者的院线这次愤然控诉影片。而作为《后来的我们》的出品方、唯一发行方的猫眼却被业内指称“嫌疑最大”。

在以往票房造假中,片方、发行方和院线像是恋人一样,一荣俱荣,有着共同的利益,跟《后来的我们》剧情一样,曾经爱过却要分手,相爱不能相守。这次的结局出乎意料的,是制片、发行联合票务平台偷梁换柱,玩得院线团团转变成了利益链的受害者。

能操纵票房和口碑,但能让影片传世吗?

普通观众无疑在本次事件中也受到不小的影响,所谓的“高票房、高期待“原来都是暗箱操作的结果,这不得不让人唏嘘。院线虽然是被片方玩弄的“受害者”,但它就一点错都没有吗?操作“虚假票房”提升公众期待,营造热播氛围,观众就像待宰羔羊一样任人摆弄。

事实上,“退票”风波的出现,院线本身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到底是对影片有多么的不自信,才会通过虚假操作来铺垫安全感。著名演员王刚老师有句著名的吐槽:“是不是演的多了,自己也就信了呢?“作为影片重要的传播载体,最重要的就是公平公正公开地去呈现每一部影片,因为好的影片好的作品自己会说话。

导演管虎就曾说过,“中国电影不是太少了而是太多了,这个国家只需要二三百部更好的电影。”对中国电影评分虚高、票房虚高现象,他直言道:“现在对电影本体的尊重不够,很多人就是做一活儿,弄俩钱儿,卖了得了。”说的没错,观影跟风是常态但口碑不是,所有的观众想看的并不是所谓高票房的电影,而是一部部好电影。

 

结语:

只要影片是真的好作品,那就根本不会缺观众。与其大费周章地造假营造热播氛围,不如好好地打磨作品,让作品传世,而非精心去打造一个个的营销“事故“,被后世吐槽。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博

0 条评论

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微 博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