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电竞选手月薪万元 可贵的不是天赋是自律

导语:iG刷屏了。全球最流行的游戏之一“英雄联盟”顶级赛事已经举办了8年,这是中国战队第一次拿到冠军。8年圆一梦,有人以此自我激励,有人以此告别青春。

11月3日,iG(Invictus Gaming)战队零封FNC(Fnatic战队),捧起英雄联盟S8全球总决赛冠军。这场电竞赛事,让王思聪这位万达“公子哥”成为了炙手可热的电竞英雄。

赛后,央视新闻罕见地以一组长图详解了电子竞技与传统体育的相通之处:系统性的职业联赛、约三亿人的用户规模、近千亿元的产业规模、5.6亿美元的赛事奖金……一组组惊艳的数据随着iG夺冠的浪潮浮出了水面。

有网友甚至做了一个颇为“扎心”的总结:“如果你的朋友圈没有被‘iG’刷屏,那你就不得不承认自己已经‘老了’的事实。”当然,年轻的不只是电竞用户,还有这个承载着亿万玩家梦想的产业;如果以WCG(世界电玩大赛World Cyber Games)成立的2000年算起,电竞产业进入中国还未满20年,但从iG夺冠获得的高曝光度以及玩家庆祝的疯狂程度来看,中国电竞产业对这个冠军的等待似乎又颇为久远。

量子体育VSPN CEO应书岭向记者表示,iG获得S8冠军虽然让人出乎意料,但这个冠军对于国内的电竞产业会起到一个非常大的推动作用,未来中国电竞产业的走势一定是越来越体育化、职业化、商业化,其中职业化和商业化将是中国电竞产业发展最大的两个趋势。

身家飙升12倍

与iG夺冠一同登上热搜榜的,还有iG老板王思聪的“吃热狗图”,以该照片为原型的表情包也在年轻人群体中广为传播。

对于一个富二代而言,最大的痛苦莫过于笼罩在父辈的荣耀之下,但对于已经在电竞行业摸爬滚打了六年的王思聪而言,如今已没有了这种顾虑。

2009年,王健林对外表示王思聪不愿介入万达的管理,因此给了他5亿元“任其折腾”。凭借着这5亿元的初始资本与对游戏的热爱,王思聪一头扎进了当时已是一滩死水的电竞产业。

2009年,王思聪用这5亿元成立了普斯投资;2011年,王思聪收购了iG战队的前身电竞俱乐部CCM,并将其改名为iG,重点发力《星际争霸II》《DOTA》和《英雄联盟》三个游戏项目,并在随后联合各电竞俱乐部负责人成立了与行业协会类似的ACE联盟,开始着手制定电竞行业的一系列规则,规范俱乐部行为。

根据当时媒体报道显示,王思聪在成立iG之时,国内电竞俱乐部与电竞选手普遍面临着收入较低的困境,这种情景在王思聪入局后出现了根本性的改观。花大价钱引入顶尖选手、提升队内电竞选手收入,王思聪的撒钱行为开始让外界资本对电竞产业有所关注,并最终让中国电竞行业摆脱了这一阵“穷困期”。

拥有一支自己的战队只是王思聪进军电竞的第一步。2013年,王思聪开始频频在电竞上下游相关产业进行布局,先后入股了云游控股、乐逗游戏、英雄互娱等游戏公司;2015年,王思聪先后成立了上海香蕉计划电子游戏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香蕉计划”)等四家企业,并在随后创立了直播平台熊猫TV。

自去年开始,由于成功举办了一系列《绝地求生》电竞赛事,香蕉计划已经开始在电竞圈崭露头角;而熊猫直播的上线也成为了王思聪电竞布局中打通下游用户渠道的关键一环,如今的熊猫直播已经是仅次于斗鱼、虎牙的国内第三大游戏直播平台。

在王思聪的电竞版图中,iG俱乐部、香蕉计划、熊猫直播三大板块构成了一条贯通整个电竞产业的锁链,业务涵盖俱乐部经营、电竞联赛举办、游戏直播社交等范围,其个人身家也随着电竞产业的发展水涨船高。

根据此前胡润发布的数据,截至2017年,王思聪个人身家达到63亿元人民币,与5亿元出道时相比飙升了近12倍。从这个角度来看,王思聪的入局成功为中国电竞引入了活水,而中国电竞的发展也反向促成了王思聪本人的成功。

S8总决赛现场iG夺冠

野路子闯江湖如今行不通

很多人跟风刷“恭喜iG”,但其中又有多少人真正知道iG是什么?

“别说看热闹的,就是以职业选手为目标的电竞爱好者,其实也没有几个人真的知道‘职业选手’四个字到底意味着什么。”Flag战队战训经理马力太了解那种感受了,从业余玩家到职业选手,然后退役转做幕后,他差不多走了一条目前电竞选手最“圆满”的职业道路。

2018年6月28日,马力退役,这个日期被他下意识地重复了两遍。“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他说。19岁,从业余玩家正式踏上职业道路,到25岁退役,人生最好的6年时光,给了一条在当时看来不知道未来在哪里的“歧途”。

在过去的2017年,中国电竞用户规模达到2.5亿,市场规模突破50亿,并首次出现了观赛人次突破100亿的赛事,打破了电竞史上所有已公布赛事数据纪录。

“资本热钱蜂拥而至的这几年,中国电竞行业发生了很多改变。”张贝利戏谑地说,“感谢王校长。”

电竞圈的人说起“王校长”大多带着一种善意的调侃,因为当选手们的梦想始终难以为他们的午餐买单的时候,“王校长”拿出了不差钱的气势,改写了电竞圈的“价格标签”和行业的游戏规则。沉迷电竞的少年,多少都听过几则草根逆袭的大神传说,梦想自己有朝一日成为其中之一。“事实上,现在靠野路子闯江湖是走不通的。”战旗直播运营张贝利直言,电竞行业的发展已经过了混乱无序的初期,单打独斗出不了成绩,“一个战队的标准配置除了选手,还有领队、教练、经理、分析师、后勤人员,其实进入电竞行业的门槛一点也不低。”

选手最高品质是自律

“即使过了‘试训’的业余高手,真正能成为职业选手的也很少。”马力直接拿出了Flag战队的日常训练日程表:中午11点前到训练室;下午1点开始直到晚上7点,都是针对性训练时间,其间大概有三至四场训练赛;晚上7点到9点是战队练习赛;晚上9点开始根据之前的训练赛录像进行复盘、数据分析、战术讨论……基本凌晨1点后可以休息。“还要求每天半小时的体育锻炼时间,跑跑步,这大概是他们最讨厌的(活动)。”

每天的训练时长超过10小时,这还只是非赛季的日常训练安排。那些在电脑前通宵不睡、以为“打打游戏就能名利双收”的业余玩家们,大概只有亲身经历过职业选手的生活,才能体会这并不是一场好玩的游戏。

在马力看来,职业选手最可贵的两个字恰恰就是“自律”。“如果只是为了玩,个人技术再强,后续道路也不会长久。”事实上,在严格的训练之下,选手之间的个人技术差距并不大,团队配合和面对突发状况的应变能力反而更重要,那些最终能站上领奖台的少年,无论个体有多么不同,但都有同样的职业梦想和职业精神。“我也是成为职业选手之后才明白当自己的爱好变成职业的感受,真的是打游戏打到吐。”

电竞职业选手承受着与其他竞技体育选手相似的训练强度、同样严苛的淘汰率,但退出机制却并不完善。并非人人可以登顶,在电竞行业里,确有收入百万的电竞明星,更多的是金字塔底的迷茫和唏嘘。6年职业生涯,马力身边的队员也是流水一般来去,有的转会,有的改玩其他游戏,有的放弃电竞回家乡谋职,有的跟他一样退役做了教练,还有的,不知不觉就没了联系。马力有些感慨,职业选手基本常年打一款游戏,不会轻易换,而一款游戏的生命力则取决于市场,选手的职业生命其实并不全由自己操控。

职业选手月薪万元

马力说,他决定走职业电竞路子的时候,他父母曾问过一个问题:“这可别是搞传销的吧?”

至今江湖上仍流传着早期职业电竞选手各个版本的落魄故事,DOTA2世界冠军王兆辉打比赛凑不到钱住旅馆,当年不得不背着被子上火车,比赛赢了,结果主办方跑路,几百元奖金泡汤;WCG双冠王、中国电竞第一人李晓峰借路费去比赛,蜷缩在厕所过夜……以至于有人说,除非家里有矿,否则别轻易把电竞当职业。

在iG之前,职业选手的收入基本靠比赛奖金,顶级选手的月薪也不会超过3000元。“现在职业选手月薪低的有五六千,高的1万~1.5万不等,年薪基本在10万~20万元。顶尖选手可能在这个基础上翻两三番不止。”但职业选手的普遍薪资并不像外界传的那么高。

招募队员最难的不是技术和薪资,而是说服父母。“职业选手的巅峰期基本在16~22岁,因为训练无法同时兼顾学业,多数父母一开始是反对的。”事实上,马力自己也是在成为职业选手之后,与父母的交流反而变多了,“每次工作上觉得力不从心的时候就会给家里打电话,我才开始明白爸妈的担忧其实挺真实的,他们就是不知道我选择的行业有没有未来,相比这样的不确定,他们宁愿我走一条更安全的路。”

天下的父母大多如此。所以Flag战队有一条招募的硬杠杠——父母不同意,技术再好也不招。同时,战队队员每周要与父母至少沟通一次。

iG夺冠,在年轻人中间掀起了一场猝不及防的狂欢。这或许代表的并不仅仅是一次S8赛场上的胜利,也代表着那些一心扑在电竞上的少年,也有着值得尊重的职业抱负和梦想,或许还代表着相当多的年轻人曾经那些不被理解的人生选择。

马力说,他曾经问过队员,如果有一份薪资不错的游戏主播合同摆在面前,想不想去?“有人说想去,有人说不想去。每个人的追求不一样。”而他自己则用6年的职业选手生涯,努力证明一件事,“人生可以有另外一条道路”。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博

0 条评论

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微 博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