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和它的“失意”2018:离职、下跌与寻找再崛起的机会

导语:2018年是周鸿祎48岁本命年。这一年,周鸿祎和他的360公司(全名“三六零安全科技有限公司”)运气不算好。

今年1月,直播答题如火如荼,周鸿祎马不停蹄为花椒直播的《百万赢家》站台,豪气撒下了全网单人最大奖103万。然而不久之后,直播答题的风口就凉了。

今年7月底,360的快视频在各大应用商店下架。与快视频一起下架过的不乏其他短视频,比如秒拍、56视频等。目前,同期下架的秒拍已经重新上线50天了,但快视频还无音讯。

一位360中层员工告诉记者,直播与短视频,是360今年重点投入的领域,可惜的是,运气不好,都被停了。去年11月360回归A股重组方案公布后,周鸿祎就表示,要ALL IN互联网内容服务。快视频上线时,周鸿祎热情站台,寄予厚望。

除此之外,今年360人事变动也很大。高管层面,今年陆续有360公司COO陈杰、副总经理兼财务负责人姚珏、副总经理廖清红离职。这些高管,都在360工作多年,其中不乏360赴美上市及回归A股的功臣。

一位数月前离职的360员工对记者感慨说,曾经,360天时地利人和,但到了今年,“天不时,地不利,人也不和了”。他也是360老员工,对此无限唏嘘。

急转直下的还有360股价。1月5日,360借壳的江南嘉捷股价最高曾达到66.50元/股的价格,总市值最高达到4498亿元。11月30日收盘,360股份为22.35元/股,市值1512亿元,约等于当时的1/3。

360也曾拥有辉煌时刻。2011年美国上市时,招股书里写到,360是中国第三大互联网公司,第二大浏览器公司,第一大安全公司。时至今日,用上述360老员工的话说,曾经与腾讯厮杀、与百度抢地盘的互联网“一流公司”变成了“三流公司”。当年的荣光逐渐消散,360还会否有重现辉煌的机会?

老员工走了

上述360中层员工最近计划换工作。他在360待了8年以上,曾经经历过360最辉煌的时刻。

换工作的原因不外乎两种,一种是钱给少了,一种是受委屈了。记者接触到的几位360离职员工中,两个原因都有,但最主要还是第一个。

一位今年离职的360总监抬头的员工对记者说,她走之前的收入在业内算是中下。她回忆说,360曾经凭一己之力拉高了安全类技术人员的整体工资水准,但这已经是几年前的事情了。

11月14日,360手机被曝出解散西安手机研发团队的消息。360官方回复记者,是因为集团业务调整,部分业务并入集团。有一小部分不愿意并入集团的同事,自愿选择离职。

选择离开的不仅有员工和中层,还有高管。今年以来,360公司COO陈杰、副总经理兼财务负责人姚珏、副总经理廖清红陆续离职。

3月30日,周鸿祎在朋友圈发了条消息,他写到:“我的人生竟然如此失败,没有任何意义”,引发诸多猜测。第二天,他在微博解释说,“挫败感源自平衡不好工作和家庭的无能”。上述数月前从360离职的员工对记者说,据他了解,当时的确是家庭原因。

这一年,周鸿祎从得意转向失意。今年2月,360回归A股上市,市值一度超过4400亿元,周鸿祎身家一度超过1000亿元。好景不长,2月28日重组成功并正式登陆A股当天,以跌停价收盘。随后股价下跌,截至发稿时,市值约1512亿元,周鸿祎身家也同步缩水。

比无法掌控的市值更难以接受的,是公司主营业务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受挫。尽管现在已经到了移动互联网的下半场,但360依旧没有比之前赚到更多钱。根据财报数据,2018年上半年,360收入约60亿元。与之形成对应的是,早在3年前,2015年上半年,360就已经收入8.22亿美元(约57亿元人民币)。

目前为止,“360没有在移动端抓住机会,没有成功转型,”互联网观察家尹生告诉记者,在手机端,360缺乏一个基础的、占据主导地位的应用,这导致360在移动端用户的到达率不如PC端。

根据360今年第二季度财报,目前其PC安全产品月活数为5.12亿。2015年6月,当时财报公布的数据为月活数为5.14亿,比现在略高一些,但相差不大。

移动端的用户数则明显下降。同样是财报数据,2018年,360移动安全产品的平均月活跃用户数4.32亿。2015年6月,当时公布的数字是,使用360手机卫士的智能手机用户总数约7.99亿。

近几年,360尝试过搜索、视频、信息流、直播等多项业务,但无论是360员工还是业内观察人士对记者表示,这些都不算成功。360也做出过几款如随身WiFi、行车记录仪等智能硬件的爆款,但在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飙看来,还缺乏一个能带动整套体系的标志性领导产品。

失意的源头其实早已埋下。

错失的手机时代

对于360移动互联网时代不算成功的尝试,不止一位360员工向记者表述惋惜之情。上述总监抬头的离职员工认为,“360错过了太多机会”。上述360中层员工比喻说,“四个二、两个王的一手好牌,被打成了这样”。

360的失意,与移动互联网的崛起几乎同时发生。此消彼长中,折射出时代变迁。据记者了解,今年离职的360员工,有不少人去了今日头条、拼多多等移动时代生长起来的新小巨头平台公司,这些公司,与当年巅峰期的360一样,是如今互联网行业里最热门的明星公司。

移动时代的核心入口是手机。“手机业务的不成功,导致了360整个移动互联网业务布局的不清晰。”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飙对记者说。

360曾在手机业务上雄心勃勃。2014年圣诞节,周鸿祎在一封全员内部信中号召,“带上AK47,跟我到南方做手机去!”据之后媒体报道,为了做手机,周鸿祎往新手机公司放了 4 亿多美元,这大概是2014年360全年总收入的三分之一。

360的智能手机之路可谓一波三折。360手机的合作伙伴是酷派,二者合资成立手机公司,并收购酷派当时年销量过千万台的手机品牌大神。第二年5月,360成立手机新品牌奇酷,再一年的3月,奇酷更名为360手机。

从大神到奇酷再到360手机,不到两年时间,360的手机品牌有了三次更名。这并不利于品牌形象和用户认知,一位数码博主对记者说,“就算是华为荣耀,也经不起这种消耗”。

“360手机有一个很尴尬的情况,就是它没有明星机型。比如像锤子,虽然很多人说锤子不行,但大家还会觉得锤子有个坚果做的不错。360做手机这么多年,始终没有找到明确定位”,孙燕飙告诉记者,“360手机当前的国内市场份额略大于0.2%,但不到0.3%,大概一个月6万台的销量。”与之相对比,现在一个月手机销量3000万台左右。同是国产手机的华为、OPPO、vivo市场份额均超过20%,小米的市场份额也达到8.9%。

“在起初手机业务做的还不错的时候,他犯了一个小错误,然而手机行业是不允许犯错误的。”孙燕飙说,360做手机其实并不算晚,并且,360通过资本手段收拢酷派团队,也收获了酷派之前积累的研发团队与供应链,这比从零开始的其他手机厂商有优势。但由于冒然进入高端机市场,造成了高端手机大量库存,这导致了360手机之后的失利。

360手机总裁李开新在之后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谈到清库存问题,他说:“这样亏损,我看着都很吓人。”

李开新是360手机的第三任总裁。李开新之前,360手机总裁分别是李旺、祝芳浩,这意味着,360手机不仅两年换了三个手机品牌,也在短短两年时间内换了三任总裁。换人就会换思路,对于一家初创企业而言,这不利于找准产品定位。

同时,360与酷派的关系也产生问题,360是酷派第一大股东,但酷派后来又引入了第二大股东乐视,三者关系陷入僵局。周鸿祎当时说,这是“在我背后捅刀子,试图screw我,我的原则是一定要fuck回去。”

等到360调整好与酷派的关系,时间已经到了2016年5月。这个时间段恰好是国产手机的黄金时期,华为、OPPO、vivo、小米均在这个阶段茁壮成长。由于经历了错误策略以及内部调整,360最终未能赶上这个黄金期。

手机市场不利的直接影响是,360软件装机量止步不前。作为曾经占据PC端主要入口的360而言,这意味着收入的受挫。

上述数月前离职的360员工说,一开始没有太重视手机市场,这是360一个大失误。据他了解,360一开始想和手机厂商合作,没准备自己做手机。2012年,360广结善缘,与多家中小山寨厂商合作特供机,除此之外,甚至与华为也试图合作过。“手机厂商多的时候,都得求着装你的软件,愿意和你合作”,等到华为、小米等统治了手机市场,山寨机消亡后,上述员工说,“只能求着人家,说把我的软件装进你的手机里吧。但人家让不让你装,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2015年,360美国退市,开始了为期两年的资本回归之路。2年多后,2018年2月,360重新登陆A股,成为炙手可热的明星股,市值一度超过4400亿元。但这时360的营收结构以及收入、利润数字,和2015年并没有太大差别。

曾经错失的市场,终将付出代价。

是非与成败

与刘强东对京东的绝对掌控力类似,周鸿祎对360也有绝对的控制权。

整个移动互联网时代,360一直在尝试握准时代的脉搏,公司的领军人,当之无愧是周鸿祎。“老周眼光很好,能看到长远的东西,”上述360总监抬头的离职员工举例说,今年刚兴起直播答题时,周鸿祎通过花椒直播第一时间介入。但是,“老周这人没长性,做什么都没耐心”。上述数月前离职的员工也认为,周鸿祎做事情总是喜欢浅尝辄止。

没耐心的表现之一是360业务线的频繁调换。每次业务线调整,就是一轮人员的变换。上述360中层员工告诉记者,他所在的业务组,员工数量经常根据业务调整增减。并且,他还经常收到其他被裁撤业务部门员工的简历。

2015年,一位署名“邱秋”的360智能硬件中心离职员工在虎嗅发文说,360有很多最后做到一半,甚至是快量产的项目,仍然被叫停,这让很多方案商、生产制造商对公司既爱又怕。“邱秋”的说法是,项目是被老板叫停的,因为,“老板什么都要管。”

今年离职的360前COO陈杰自去年开始代管游戏业务,但管了半年后就被周鸿祎收权。上述360总监抬头的离职员工告诉记者,“老周认为陈杰做游戏做的不好”。“有些东西可能他不是最合适的,但他非要亲自抓,他亲自抓之后反而可能失败的更快,”上述360数月前离职员工这样评价周鸿祎爱揽事的做法。

一个最近的案例则是花椒直播。据上述离职员工回忆,今年花椒直播做百万赢家火了之后,周鸿祎曾在公司内部传达意思,要用整个360的力量主推花椒直播和百万赢家。在花椒直播上,周鸿祎亲身冲在第一线。之前有一次,他的宝马车自燃了,周鸿祎第一时间不去灭火,而是用花椒现场直播了起来。

花椒直播并不是360内部的公司,一位花椒直播供应商和上述离职员工都向记者强调说,花椒直播只是360投资的一家公司的产品,即使如此,周鸿祎也都要亲自管理。

花椒直播目前也已经不在直播平台第一梯队中,今年6月,花椒直播与六间房宣布合并,原六间房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刘岩出任新集团CEO,完成重组后360将在新集团内处于掌控位置。

360以安全卫士起家,依靠浏览器、导航、搜索迅速提升收入。移动互联网时代,360也试图做流量生意,迄今为止,360尝试过与今日头条类似的信息流产品如北京时间,直播类产品如花椒直播,短视频产品如快视频,甚至还试图做娱乐类产品360娱乐,但都动静不大。

上述数月前从360离职的员工对360娱乐这个项目印象很深。2016年5月,360娱乐请来了明星李湘当总裁,一度造成轰动。李湘曾在微博中分享照片,曝光了自己新工作的办公环境。这个员工曾经从门缝里看到过一次李湘,但之后再也没在公司见过她,“办公室里经常就是,洒满的只有阳光。”直到他今年离职,他也不知道李湘到底来360做了些什么。

“2014年之后,360的业务线就明显有问题了,”一位曾经与360安全正面抗衡的资深安全从业者告诉记者,在周鸿祎主导的360面向C端的市场中,360没能抓住移动用户,这意味着丧失了移动时代的庞大流量,“搜索、视频、信息流,他都做了,但是没做成,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未来机会在哪

360面临的危机和挑战,内部也并非不知情。上述数月前离职的360员工告诉记者,2016年,360年终内部讲话时,齐向东就对员工说,我们吃了10年的流量红利,已经吃完了。“我们自己也知道,也焦虑,但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尽管数月前已经离职,上述员工仍希望360能找到突围的机会。多番尝试后,今年360的一部分重心转到了企业安全。这是一个空白地带,这个新世界里像360这么大体量的公司目前还没有,360进去之后就是巨无霸。

企业安全的最新消息是,11月28日,360企业安全集团完成Pre-B轮融资12.5亿元,投后企业估值187.5亿元。已经成为该领域的巨头。

360企业安全目前主要由齐向东负责,不属于周鸿祎的主管业务。根据之前周鸿祎与齐向东签订的《关于360企业安全业务之框架协议》,周鸿祎主要从事2C的安全业务;齐向东从事针对企业类客户安全的业务,双方以“360”品牌名义共同合作。

今年世界互联网大会期间,周鸿祎亮相,他提出的新口号是,要用“安全大脑”让万物安全连接,强调大安全的概念,即物联网、车联网和工业互联网安全。

对于安全这件事,“不太有耐心”的周鸿祎始终在坚持。尹生建议,360若想在移动端有所作为,就必须跳出对PC时代的“资源”依赖,“这是一个过去的资源没法到达的一个新市场。认识到这一点,再去想一个创新的对策,我觉得也许还会有机会,相对而言,我更看好360在泛安全的to B领域的机会。”

安全也需要用产品来连接。360这次找到的产品入口是智能硬件。上个月,360召开了一场新品发布会,发布了多款智能家居新品,包括安全路由、智能门铃、智能门锁、扫地机器人、儿童手表和行车记录仪。

孙燕飙认为,360目前的智能硬件还是过于分散,“这些硬件推出来之后,它没有一个大树去靠,没有一条主线把它拎起来。换句话说,它对用户没有粘性,”他认为,即使是物联网时代硬件互联互通,也需要一个标志性的产品来领导这些互联互通。目前来看,这个标志性产品360还需继续寻找。

移动互联网的时代,360没有找准自己的定位。当到了下一个时代,5G时代或者人工智能时代,等到人们更重视自己信息安全以及隐私保护时,在安全领域保有实力的360会不会重新崛起?

各界对此表态不一。开篇提到的360中层员工不大乐观,他说“这会是一个机会,但那时机会还属不属于360,是个未知数。”

分享到QQ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微博

0 条评论

发表我的观点

取消

  • 昵称 *
  • 邮箱 *
  • 网址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Q Q 登 录
微 博 登 录
切换登录

注册